星期三, 12月 30, 2009

十字架是宗教還是文化?

  歐洲人權法院(ECHR-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裁定,義大利教室裡面出現的十字架違反了1950年歐洲人權大會的決議。但是義大利政府卻不認同,到底十字架是文化還是宗教象徵?

  義大利政府認為:十字架對現代民主和義大利國家而言,是一種文化性象徵;可是,人權法院主張,十字架顯然是一種宗教性象徵,如果在教室中出現十字架,就是違反思想自由,以及其它宗教學生的自由。

  無獨有偶,瑞士也在一場公投中,超過半數(57.5%)的瑞士人民支持禁止興建清真寺宣禮塔的憲法修正案。這項公投是由右翼的極端份子所發起,瑞士政府、國會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等非政府組織都對此表示反對。甚至羅馬天主教會和瑞士新教聯合會也對這項禁令表示反對,認為這種決定具有歧視色彩。

  從表面上看,瑞士半數投票支持是勝利者,但是實際上:禁止興建清真寺宣禮塔,正是基督教在瑞士影響力衰退 因而對伊斯蘭教移民產生了恐懼。

  問題還是沒解決:十字教是宗教還是文化?難道興建清真寺對基督教徒的生活是一種不能被接受的干擾?

site statistics

管窺大陸工業企圖心-EMO Milano 2009米蘭國際工具機展會

  EMO 2009(10/05~10/10)是本年度全球最大的工具機展會。這項展會在不景氣中,還是依計劃開幕。依據台灣區機器工業同業公會的報導(TM Monthly- 633 機械資訊-2009年11月)確實受到景氣影響:包括展出面積縮小、參觀人潮不如預期、美洲國家興趣缺缺等,但是大陸反向操作,正績極進軍這一塊領域。

  北美景氣仍差,機械與汽車業下滑因此減少了歐美買家。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競爭對手大陸,他們正全面進軍EMO,參展家數84與上次漢諾威展出約略相等,但是已經開始積極併購世界級知名大廠,例如美國INGETSOLL、日本貝池、德國SCHIESS、WOHKLENBERG、ZIMMERMANN等,以品牌與通路打入國際巿場,未來大陸產品價格與全球價格戰勢必更為激烈。

  大陸參展最具代表性的廠商是大連機床集團,展用 DMTG品牌在二館佔數百坪展出;另瀋陽機床集團則以SCHIESS品牌小方塊展出。期待提升形象加速在歐聯的通路。

  總之,大陸一方面用低價吸引客戶,一方面用併購品牌進入巿場,未來發展值得台灣注意。

EMO Milano 義大利米蘭國際工具機展台灣機械公會

星期三, 12月 02, 2009

2009海頓逝世200周年活動成功打造國家形象

  海頓是「維也納古典音樂三傑」中的第一人。「音樂神童」莫扎特稱他為「海頓爸爸」,樂聖貝多芬是他的學生繼2006年「莫扎特年」之後,2009年奧地利再推「2009海頓年」的大型文化活動,對促進城巿觀光及國家形象貢獻很大。

  奧地利為紀念著名作曲家約瑟夫·海頓逝世200周年舉辦的「海頓年」活動,舉辦了約4000場各類音樂會、展覽會和報告會,吸引遊客多達43.5萬人次。活動主辦方奧地利布爾根蘭州政府對這次活動十分滿意,相當成功。

  約瑟夫·海頓1732年3月31日出生,1809年5月31日去世。他的音樂作品清新、淳樸、幽默,將嚴謹的音樂邏輯與自然風光、質樸的鄉土人情、典雅的貴族傳統融為一體。海頓的名言為:全世界都懂得我的話語。

  一生至少創作了104首交響樂及大量弦樂四重奏作品,被後人推崇為“交響樂之父”。他還確立了弦樂四重奏和古典交響樂的結構形式,以完整的交響樂隊編制進行配器,奠定了近代交響樂的發展基礎。

擔憂通脹澳大利亞決定再升息

  澳大利亞央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週二(2009.12.02)將基準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3.75%﹐進一步解除了不再適用於復甦中的澳大利亞經濟的應急政策。

  史無前例地連續三次在貨幣政策會議上加息。前一個月央行官員指出國內產能即將遇到瓶頸﹐並預計未來幾十年大宗商品價格將持續上漲。

  台灣、日本等東亞地區正持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實際上該國是G20(二十國集團的簡稱)中唯一正在加息的國家﹐緊縮的措施凸顯澳大利亞央行不同的政策立場。預計澳大利亞央行將在2010年初進一步上調利率﹐而其他G20成員國將維持接近於零的利率水平不變。

  強勁的就業增長、商業信心增強以及來自亞洲貿易夥伴的堅實出口需求為澳大利亞央行本月加息提供了依據。擔憂通脹則是央行下定決心的關鍵。

經濟小國的金融大夢-杜拜茶壺裏的風暴

  和冰島一樣放棄主業轉向副業。前者原有漁業,而杜拜1985年石油經濟約佔整個GDP的50%,目前僅為6%左右,計劃在2010年將這一比例降低到1%。

  如今杜拜選擇了以旅遊、金融和房地產等第三產業為主的經濟結構,而且以“世界第一”為目標,有最高的摩天大樓、最寬的高速公路、最大的滑雪場、最大的人工島和最豪華的七星級酒店等。如今政府公開的外債約相當於GDP的103%,盡管這個水平不算高得離譜,但也足以引發市場信心不足和資本外逃。

  幸好,迪拜世界以經營房地產、港口和基礎設施為主,不是染指復雜金融衍生品的金融機構,這樣影響面可能較小。杜拜政府作為阿聯酋的七個酋長國之一,背靠大樹好乘涼,相信風暴終會平息;但是復雜的政治博弈可能在所難免,特別是目前阿聯酋總理兼杜拜酋長阿勒馬克圖姆,必須多費一些腦筋才能平息這一次茶壺裏的風暴。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