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1, 2018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美國新無神論者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以及前伊斯蘭極端份子-納瓦茲Maajud Nawaz)兩人之間的對話。前者一貫批評宗教,被稱為無神運動四騎士之一。後者曾因傳播激進思想入獄,出獄之後,在英國成立以改革伊斯蘭為宗旨的組織「奎利亞姆智庫-Quiliam

首先新無神論者哈里斯指出,必須正名和剷除「極端主義」,因為「伊斯蘭教」只是一個宗教,反觀「伊斯蘭主義」則是一種意識形態,千方百計要把某一個版本的伊斯蘭教加諸社會全體。所以後者是一種神權主義的「極端主義」。而「聖戰主義」是要透過殺害平民百姓推廣伊斯蘭主義,「伊斯蘭國」也只是聖戰主義其中的一個恐怖組織。「蓋達組織」本身就是受到極端主義的啟發;然後伊斯蘭國再受其啟發。

他進一步指出,對付伊斯蘭主義和基本教義派的方法在於鼓勵「多元主義」,此舉可帶來世俗主義再帶來自由主義。可惜,所謂世俗主義被阿拉伯領導人弄臭名聲而名譽掃地,以致烏爾都語找不到對應的單字。


前極端份子納瓦茲自述,1999年在倫敦大學東方研究暨菲洲研究學院攻讀法律和阿拉伯語學位半途去了巴基斯坦一年,幫助成立「解放黨」的巴基斯坦分支。組織領導人致力成為擁有核武的哈里發(指身兼教主與皇帝二職的伊斯蘭教最高領袖)

鎖定軍官為主要吸收對象,好假借他們發動政變。他返英之後又在桑德土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Sandhurst Royal Military Academy)念書的巴基斯坦學員,該國一再發生由解放黨策畫的流產政變。後來每週都去哥本哈根,以建立該黨在丹麥的巴基斯坦分部。2001年赴埃及進修阿拉伯語、2002年四月在亞歷山卓住處遭埃及國安局逮補入獄,當時廿四歲。


在獄中認識各式各樣的伊斯蘭主義者,包括暗殺沙達特總統的刺客、穆斯林最高領袖「巴迪亞」等不一而足;從這時候開始反思自己從十六歲開始擁抱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大業。與其他囚犯長談及國際特赦組織的關懷,開啟擁護自由主義和人權的漫長路。2006年獲釋回倫敦。2008年在即將取得倫敦經濟學院政論理論碩士之際,與伙伴創立了第一個反極端主義組織「奎利亞姆智庫-Quiliam」。

他們的對話主要圍繞在以下四個議題

為什麼這麼多穆斯林被極端主義吸引?
2
、伊斯蘭教是和平還是戰爭的宗教?
3
、伊斯蘭教需要改革嗎?它適合改革嗎?
4、伊斯蘭教主義(Islammism)、聖戰主義(Ishadiism)和基本教育派(Fundamentalism)在當今世界意味著什麼?


除了本書精彩對話之外,也可以進一步精進,點閱參考如下: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