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29, 2018

我為何成為美國公民-我的猶太人旅程



作者索爾孟(Guy Sorman)1964年畢業於ENA-法國巴黎政治學院,獲博士學位。他自承雖然是貴族學校,因為屬於非權貴份子反而懂得英、日、西葡文。父親為猶太人,多次舉家遷移流浪,連帶讓他產生「身份與認同」問題。


身為猶太人的子弟,「我從來都而覺得自己是猶太人,直到反猶太主義決定了我的選擇。」他的家族成員在1900-1938年離開德國,大都前往美、英、比、澳洲、巴西、法國,很少人選擇到巴勒斯坦。雙親1933年逃離德國納粹時,並沒想到以色列、二次大戰也沒有。「他們對回到安賜山的心情沒有那麼虔誠。」


自命「最懂美國的法國人、最懂法國的美國人。」索孟爾對法國教育、官僚系統升遷很有意見。他指出在法國受教育嚴重忽略經濟學、生物學;和美國比較:教師薪水、社會地位更為低落。他曾說過:「以外國人的身份,來批評法國反項措施比較有說服力。」事實上他所舉的缺失,對法國人來說仍舊我行我素,沒有任何反應或助益。


買了紐約單程機票、花費無數的律師會、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輪到他面對菲裔法官宣誓成為美國人,過程中他最感動的是美國法律並不剖奪移民民者原有的國籍。仍然保有法國籍是一種勝利與驕傲。但是宣誓條文中,入籍美國「須為美國而戰」,這一點仍令他不安,並非百分之百認同。

我們以為自己來自某個地方,其實是來自某個時代。本書最後一句話顯示他的身份與認同與地理空間有關。他的著作等身,有許多中譯本,例如:印度製造、美國製造、伊斯蘭製造、經濟不說謊、資本論-影響及結果、美國保守革命、自由解決、謊言帝國、世界新財富、經融海嘨後的世界、我們時代真正的思想家等。


延伸閱讀
# 在耶路撒冷醒來 (楊 舜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