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30, 2020

白雲與花草

週二閃雨旁晨跑7.9公,消耗550大卡。平圴心率95bpm低於預期。

抬頭看白雲、低頭認花草,這是園區晨跑的寫照。甚至回到家還依憑欄杆看浮雲,想著形色儲存的花草名稱。

「雲想衣裳花想容」。古詩人把楊貴妃的衣服,寫成猶如雲裳羽衣、簇擁着她那花一般豐滿、妖嬌的玉容。

與其說是「見雲」而想到衣裳,「見花」而想到容貌;不如說:把衣裳想象爲雲,把容貌想象爲花。跑步的時候,把這七個字放在腦中,翻來覆去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讓我忘了蹲下來「形色」新的花草。

今天跑過、路過,能叫出名字的花草大有進展,例如馬櫻丹、龍船花、鳯凰花、紫薇、葉子花、朱槿、鐵海棠....持續累積。其中檸檬桉喬木太高,還形色不到。

總之,抬頭看白雲、雲自在還是心自在?低頭認花草,形色花草也成為點綴日常生活的寫照。(2020/6/30)




雲自在與心自在

「山上看白雲」隨風飄逸,放蕩無羈。南北朝詩人陶弘景,官為宰相,卻躲在山中看白雲。他用一句話表達心境山中何所有?嶺上白雲多」。

皇帝實在不解。其實看白雲是隱喻,主要不習慣官場體制唯唯喏喏,看白雲自在,解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官場壓力。



「海港看白雲」另一種風光。浮雲片片映照港灣,他們都被尾桿、都巿叢林框架住了,佇立不動。
雲雖然不動,但是我可以在港邊肆意遊走、奔跑,從不角度欣賞白雲的風彩。

總之,雲動、人不動;雲不動、人動。飄逸的雲自在、肆意遊走的心也自在。



星期日, 6月 28, 2020

運動三圓圈

月顯示- 每日三圓圈紀錄

端午佳節龍舟賽今年取消。園區晨跑7.7公里、熱耗量550千卡。雖然「跑步三不足」,我仍然每日享受孤獨,為完成表計「運動三圆圈」而努力。

圓圈一黃色「強度運動30分鐘」,事實上心跳率要達到靜止心率的1.5~2倍以上,才算強度運動;而且它不限走路、跑步,其他還包括騎鐵馬、游泳、重量運動。曾經健行3.5公里、花45分鐘,但祗紀錄16分,最後跑步一公里補足。這表示「健行運動」強度不夠。今天運動時間78分等同跑步時間,百分之百有効。



圓圈二綠色「站立12小時」,定義是每一時站立一次。因此午睡不超過一個鐘頭;週四桌遊、每一個鐘頭起身泡茶、煮咖啡。六小時多、可完成六次站立,一點都不浪費。

圓圈三紅色「消耗760大卡」,這是最大挑戰。比如說今天跑了78分,才消耗550大卡。下午要再設法補足。

總之,從「運動333到運動3圓圈」,把每日運動質量以時間、強度、站立間隔、熱耗量為指標。不鬆散、不過量,對提升基礎陳陳代謝有一定的功効!(2020/6/25)





九重葛的花不是花


九重葛白色的花清晰可見
九圱葛瑞的花不是花,所以也叫做葉子花
九重葛三朵花併為一叢聚生
假日晨跑7.7公里,消耗540大卡、平均心率119bpm、符合預期。園區搜尋到「九重葛」,讓我回想與好友莊國興兄的對話。

去年美濃超馬、高樹馬,國興哥和我跑一起。剛開始有些尷尬,後來兩人越跑越順、無話不談。

起初碰頭,他説「沒想到有一天,會和您跑在一起」。繼續說「好歹我以前也是保四的快腿呢!」哈哈,他在自怨自艾。我順勢回答「歡迎加入後段班、好朋友會更多」,瞬間化解尷尬。

他對花草品種很有研究,經常考我。「猜猜看,九重葛的花什麼顏色?」我指著賽道旁的鮮花說「顏色多樣啊,豔紅、桃紅,甚至白色、白綠都有」。

「錯!」他說:您看到多彩的顏色並不是花或花瓣,而是「花苞」。高屏地區九重葛的花小小的、是白色。我趨前檢視,果然不同顏色花苞中間,都有白色小花。

總之「九重葛的花不是花」所以稱為「葉子花」。花形三朵花併為一叢聚生,又稱三角梅、三角花、葉子梅等。屬於紫茉莉科植物,原產於秘魯、阿根廷、巴西、南美等地。伴隨國興哥,長知識了!(2020/6/28)

廷伸閱讀
# 抺茶山其實不叫抺茶山

星期五, 6月 26, 2020

跑步三不足、享受孤獨




解封了,雙週三配合退休好友聚會,園區先跑七公里再赴會。汗流浹背,感覺好滿足。

很欽佩園區三五好友氣定神閒,一面聊天、一面跑步。我祗適合「孤獨跑」,因為跑步「三不足」。

其一「供氧不足」。跑步我習慣「両吸一吐」,配合腳步。一旦說話聊天,吸氣不順、惟恐氧氣供應不足。所以不敢一面聊天一面跑步,避免岔氣影響速度。

其二「均速不足」。園區慢跑我喜歡用八分半一公里的平均速度。主要讓吸氧量、與運動耗氧量平衡。尤其是大熱天,如果硬撐速度、想跟隨快腿的腳步,跑不了多遠就要停擺失速了。

其三「續航力不足」。每天晨跑以十公里為度。事實上經常到七、八公里,相當於考試80分就收工了。團體跑非得跑個半馬、20公里誓不干休。我的續航力不夠,祗好自顧自、跑孤獨。

總之,人生經歷不同的階段,適逢「跑步三不足」好好享受孤獨。也因此能沿途聞花香、形色花草、歡賞藍天白雲及倒影,反倒覺得好満足!(2020/6/24)











雙週一會、週三聯誼



解封後第二次、樂活會「九曲橋南橋頭」聚會,雙週三退休同仁聯誼。還是保持傳統,先練功強身健體,之後再合照、泡茶、共餐聯誼。

首先領操為太極拳、五禽戲、八段錦兩項。接著「拍團體照」後泡茶聊天。因為両位泡茶大咖缺席,趕快去買瓶裝水。好在伙伴帶來冰涼紅豆湯、白木耳,以及鹼粥、越南咖啡撐場,大家邊喝邊聊,迎著湖面清風徐來,好自在!

最後共餐,今天大桌子沒帶,促膝圍著小桌選用餐點及水果更精彩。前者主要有自製麵包、紅豆大餅,以及訂製的蛋塔。後者還有四果包括:西瓜、芒果、鳳梨、及腌製的野生蜜桃等。有如一家人,大家歡樂共享餐點。

總之,退休後兩週一會,大家互通氣息,相互関懷、維持聯繫。久而久之,讓退休生活更有意義。期許樂活健身、永保情誼。(2020/6/24)









無言的釘子花-學名叫朱槿



朱槿又名扶桑、佛槿、中國薔薇;小時候叫它燈籠花、燈子花
朱槿- 田國小杮物教學看板也不註明台灣俗名
以「形色」學習辨識花草。朱槿原來是燈籠花。前者好陌生,後者是小時候鄕村經常看到的大紅花。

它又名扶桑、佛槿、中國薔薇,俗稱紅花、常綠灌木。「釘子花」應該是「燈仔花」、也就是「燈籠花」,學名朱槿。事業有成的都市人回郷,卻認不得燈籠花。感慨之餘本土歌星「伍佰」發表新曲「灯子花」。他說小時候躲貓貓、被單上印的大紅花,都市郎有了成就卻忘舊。

請教植物專家為什麼不發展本土化版本,因為「形色」大陸版忽略台灣花草俗名。專家回答說「你以為這麼容易嗎?開發植物辨䛊軟體需要多少人力、才力、物力?不是您所想的那麼簡單!」

難怪庶民百姓都搞不清楚學名朱瑾,就是灯子花、燈籠花。我用尊敬的眼神仰望著他,心想,原來專家學者也是選擇一條容易走的路。聽了無言。

總之假日放空精神輕鬆上山看白雲。偶而「形色」學習辨識植物,結果看不懂「學名」,而且和小時候的認知脫節了。「灯子花」的心情應該和我一様,無言!

附註-週五登柴山,連假日選一條難走的路,従元亨寺至三角點。單程3.66公里,往返7.3公里,比平常多了700公尺。(2020/6/26)無言的釘子花-學名叫朱槿。

廷伸閱讀
# 山的地理與人文意涵
# 假日看雲彩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