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1, 2012

慰安婦與軍國主義議題變成東亞領土爭議的導火線

日本一直聲稱,所有二戰的索賠都已經在1965年的雙邊協議中解決。事實上,慰安婦與軍國主義問題不但沒解決,還一直操弄著日本政界及該國與鄰國的關係。

1990年代初,慰安婦問題首次出現在日本與有關國家雙邊外交的日程中,一些受害者開始要求獲得賠償。在此之前,大多數慰安婦一直保持著沉默。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U.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07年估計,慰安婦數量在5萬到20萬之間,目前有60名慰安婦仍然在世,主要是二戰受日本佔領的國家,包括韓國及台灣等地。他們的訴求有三項:日本首相正式道歉、日本大使訪問受害者──此舉具有象征意義,以及政府的直接賠償,最後一項尤其重要。

韓國總統李明博(Lee Myung-bak)稱,兩國最近就一組小島的領土爭議升溫的一個原因,是兩國在解決慰安婦問題上缺乏進展。韓國目前控制著這些島嶼,這些島嶼在美國和其他與爭議無關的國家被稱作利揚庫爾巖(Liancourt Rocks),在韓國稱為獨島(Dokdo Islands),在日本稱為竹島(Takeshima)。

迥異於韓國的強悍訴求,台灣抗爭慰安婦議題非官方主導,相對之下抗爭聲音顯得更為微弱。因此,釣魚台列之爭突顯日本民族主義急遽竄升,中東京都知府石原裕太郎今年四月在美國發動,九月野首相接招而導致擦槍走火,直接與中國大陸正面衝突,台灣的平和反應在意外之中,反而顯現理所當然。

總之,慰安婦雖屬二戰日本軍國主義擴張對鄰國產生的後遺症之一,但是日本一廂情願自行切割二戰種種責任,實在過度天真且讓怨恨無解;而政客操弄民族情感技術純熟,一再點燃導火線,會讓東亞地區永無寧日。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