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2, 2012

新創意必然會回歸老建築

  歷史上﹐首次有超過一半的世界人口-33億人生活在城市中。預測到2050年﹐城市居民將佔全球人口的70%。也因此,超高建築不斷誔生以滿足城巿人口急速擴張的需求。包括生物學家、城巿專家、開發商及經濟學家對這樣的發展提供不同的看法。

  首先是城巿與生物的差異。城市更大、人口更密集,會加速日常生活的新陳代謝;相反的,動物王國中﹐體型較大的野獸新陳代謝較慢。聖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現:城市人口翻倍時﹐其經濟產出將增加不止一倍﹐這種現象被稱為“超線性標度”(superlinear scaling)。

  其次是人際關係的限制。超高樓有助解決高人口密度問題,但是巨型建築是一個個垂直的住宅區﹐抑制了人們邂逅的機會﹐也限制城市提供社交、智慧和商業方面的能量。人們宅居在這種地方﹐來回穿行於辦公室和就餐區之間﹐看到的總是些面目相同、穿著類似的一群人。

  總之,「如果沒有人行道﹐高密度就可能是個大麻煩」。著名的城市問題專家《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作者簡•雅各布斯(Jane Jacobs)這一句名言受到長久的推崇。2010年谷歌在扭約斥資18億美元買下了位於切爾西市場(Chelsea Market)對面的老港務局(Port Authority)巴士總站內。這類社區中有很多這種老式建築﹐用雅各布斯的名言來說:新創意必然會使用這種老建築。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