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9, 2017

「代跑者」猝死索賠事件的警愓

表面上看,拿號碼布讓好朋友代跑,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但是,萬一代跑者發生重大意外,家屬一狀告上法庭時,無論主辦單位、或轉讓號碼布的事主,都難脫干係。

去年(2016)厦門海滄國際半程馬拉松發生「代跑者」猝死事件,死者家属一舉告上法院,要求主辦單位、和轉讓号碼布的朋友負起賠償責任。審理過程發現:號碼布擁有者另有其人,他並不認識猝死的代跑者;另外,代跑者是男生,號碼布是女生的。這一來彰顯問題複雜度。

到底主辦單位有沒有善盡監管的責任?雖然一再辯稱代跑者在比赛中没有受到外力傷害,其猝死也是偶然发生、屬於不可預見的損害。賽事規劃執行己盡安全保障義務。

另外,主辦單位反控違規轉讓号碼布的跑者,這項行為侵害了賽事規則及其利益。因此包括轉讓者、追加號碼布的擁有者,也一併列入侵權被告。

但是,代跑者為男性,當天使用轉讓的女性号碼布進入賽道,甚至跑完全場接近終點,主辦單位竟未進行勸阻或制止,直到代跑者倒地不治身亡。大會是否善盡基本的監管義務遭受質疑。

據此原告請求判决主辦單位、號碼布轉讓者、擁有者,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火扶养人生活費、交通費、精神慰問金等共計123万人民幣。厦門市海滄區人民法院相當慎重,今年適用由三位法官、加四位人民陪審員的大合議庭模式進行審理。而主辦單位也與代跑者家屬先達成人道慰問金協議。

總之,本案例是甲方轉讓乙方、再交由丙方代跑而出事;其間又穿插號碼布性別不符問題。因此除了主辦單位,甲、乙兩方都成了被告。這是中國大陸首例馬拉松「代跑者」猝死索赔案件,目前正審理中。其過程及判決都值得借鏡警愓。  


資料來源 http://sports.sina.com.cn/run/2017-06-08/doc-ifyfzhac0384051.shtml (新浪體育-2017-6-6)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