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06, 2019

矮寨馬拉松- 地理奇觀與湘西傳奇

矮寨大橋馬拉松開跑前合照
十月廿六日「矮寨大橋馬拉松」在吉首巿舉辦,它是「苗族土家族自治州」首府。賽後「酒鬼酒慶功宴」趁便到鳯凰城及張家界等地,持續探索「神秘湘西」的新建設、以及古民間神祕傳奇。
仰視雄偉的矮寨大橋比天高
「矮寨大橋」是湘西新開拓的工程奇觀,距吉首市約20公里的矮寨鎮上。我們跑馬拉松環繞山徑,時而俯視、時而揚首觀看。該橋主跨徑1176米,是世界最大的峽谷跨徑「鋼桁梁懸索橋」。橋面寬24.5米,高度為355米、雙向四車道。於2012年3月建成通車。至於鳯凰城、張家界兩地,國人普遍熟悉,不再敖述。
兩位美女陳琬珍及陳鳯英,跑上山徑與高聳的矮寨大橋比高
「趕屍」是湘西最神祕的古老傳奇,相當詭異。起源於大庸縣,它是張家界市的古城名,為「庸國」屬地。明朝某年除夕前,「大庸軍」奉旨東征殲滅倭寇。雖達成使命、但両萬大軍祗剩兩千活口。將軍及部屬英霊連夜支撐回郷,造就「湘西趕屍」傳奇,也成為湘西三大謎題之一。

「放蠱」屬遠古的傳奇。用一種特殊媒介,左右人的一切。巫師利用「毒蟲」迫使人順從其意志,任憑操控。盛傳於少數民族。當地苗寨為主、漢苗不相通婚;而「鳯凰古城」是惟一漢人据守、監控的城巿,可能不同民族之間因為生活、氣候適應力不同,而產生的猜忌與誤解。

總之,早期因為交通不便、語言溝通障礙而流傳許多解不開的謎。如今,少數民族自治州首府的交通建設進步神速、百姓語言溝通無碍、終究解開古老傳奇的面紗,因而失去了神祕。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