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24, 2018

線民祕密檔案- 重新發現自己


「一段人生」和「我的人生」有什麼差別呢?別人眼中的自己,和我所了解的自己有什麼差別呢?兩德統一之後,開放東德獨裁時期所有機密檔案,包括祕密警察建立、線人密告所集結的「個人檔案」在內,結果產生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後遺症。

很難想像,東德的國安機構「史塔西,Stasi」它正式雇員有97,000人,非在職的線人更有173,000人。以東德的人口估算,平均每五十個成年人當中,就有一個和祕密警察機構「史塔西」相關。這種規模比蘇聯的「克格勃,KGB」還大,連納粹時代的「蓋世太保」都自嘆不如。

別人眼中的自己,告訴您他們怎麼看待您。作者提摩西-賈頓艾許(Timothy Garton Ash)為牛津大學研究教授、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1980年還是東柏林的交換學生,當時就曾經被監控建檔。兩德統一之後進一步了解作戰管制檔案中,定義「作戰性個人管制(OPK)」是「辨識可能違反刑法、可能抱持敵意負面態度、或可能被敵人基於敵對目的而利用的人。」史塔西不祗監控外來人,也監控自己人。有些人申請看過解密檔案之後發現被自己的親友背叛了而洩氣了,同時對親情、友情、甚至人生產生了懷疑。

閱讀檔案可能帶來恐怖的影響。對未曾閱讀檔案的人,也可能引發一種「檔案妒忌症」。作者發現當他告訴人們有關自己的檔案,朋友的回答有些奇怪;不是「多幸運啊!」就是「何其榮幸!」倘若他們自己跟東歐有關就關就會說:「對!我也要申請調檔」,或者「我的檔案似樣銷毀了」、或者「高克說我的檔案可能在莫斯科」。從來沒人說:「我確定他們沒有我的任何檔案」。

作者借著《檔案-一部個人史》尋找一個遺失的自我,也同時尋找一段遺落的時光。《The File- A personal history- by Timothy Garton Ash》文末,作者感慨地說,民主德國不願掩蓋過去的事實,致力揭露該國在廿世紀兩度產生了專制政權的所有事實,堪為表率;但是,諷刺的是這麼做也導致世界証實了德國有過邪惡的另一面,光道歉可以彌補過錯嗎?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