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18, 2018

世界大滿貫第五站-2018倫敦國際馬拉松


陳篤恭2018倫敦馬拉松穿越倫敦橋
2018倫敦馬拉松陳篤恭在倫敦橋上

四月二十二日參賽的「第38屆倫敦國際馬拉松」對個人來說別具意義。它繼柏林馬、東京、芝加哥紐約之後,是我的第五場「國際金牌馬拉松」、暨「世界馬拉松大滿貫」第五站。由於馬齒增長,海外氣候難以掌握,如何有效緩解體能退化、避免早期出現「撞牆期」進而順利完賽,成為本賽事一大挑戰。

就動能消耗來說,馬拉松賽事時間長、大量消耗人體的能量系統。跑步時驅動前進的能量來源主要是「糖原(Glycogen)」,也是我們常聽到的「肝醣」。它透過飲食中的碳水化合物來攝取,並儲存於肌肉與肝臟內;其次為「脂肪(Fat)」,儲存在身體裡各處所,但轉化與利用較為費時。前者儲存量有一定限度,但轉化與利用效率甚高,當運動強度大的時候可以即時供應。一旦耗盡,就會引發低血糖現象,包括頭暈、疲勞、抽筋,甚至嘔吐、負面情緒進而產生「撞牆期」。對年青、訓練有素的跑者來說,撞牆期可能延後到三十五公里以上,可是對於高鹷跑者來說,由於脂肪分解緩不濟急,撞牆期有可能提早發生。

除了動能消耗,高鹷跑者肌肉筋骨及心肺功能退化也是另一項隱憂。前者我特別注意補充鹽分、並以「赤足跑」維持正確的跑姿來降低肌肉關節的傷害;對於後者,必須全程注意心跳率的變化。平時每分鐘心跳54次,加速時心跳率超過三倍也就是162時我就開始警覺。當天表計瞬間心跳率最高達180次以上,因此在三十公里以後緩步調整適度恢復。在36公里處(22.5)發現有選手休克倒地,醫護人員集結施救後送上救護車。該選手29歲,是來自英格蘭北方的名廚。後來據媒體透露,因急救無效而衍生重大遺憾。
2018倫敦馬拉松陳篤恭攝於五公里處
今年是該賽會有史以來天氣最熱的一屆,氣溫攝氏24.1(華氏75.3)。對來自亞熱帶的台灣跑者,算是立夏之後難得一見的跑馬好天氣。全馬單一賽事人數超過四萬人,倫敦馬拉松號稱最難中籤、且慈善募款最成功的國際賽事,今年募款總額十萬英鎊,相當於八億台幣,我們也略盡棉帛之力、與有榮焉。由於集結場地寬闊、賽道優美、奇裝異服跑者加上熱情觀眾,在六大金牌馬拉松賽事中獨樹一幟。退休六年後還能親自參與、並且順利完賽,更能深層體會個中精髓。
英國女王沒到現場。她在温莎城堡親自按鈕標誌2018倫敦馬拉松開跑
2018倫敦馬拉松完賽回寮-林炎宗、陳篤恭、林國基


比賽當天上午十點,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於溫莎城堡按下紅色按鈕,這場長達42公里的賽正式開跑。起跑集合在布萊克希斯廣場,終點位於舉世聞名的白金漢宮前。被分配到紅組第六段落起跑,由於人龍時間長達半小時,我直到十點半才通過起跑線。當地集結場所花木扶疏、非常寬廣。起跑主要分為綠、藍、紅三個區塊,其中紅色區塊為慈善捐款選手。各區塊依速度快慢再分七個段落。開跑五公里之後,三流會合進入主賽道,我也逐漸找到每公里六分四十秒的巡航速度跨步前進。

近三小時抵達半程二十一公里,抬頭一看是著名的「倫敦橋」。當時每小時七分速穿越巨大的主樑拱型門,泰晤士河盡在腳底下,我不禁停下腳步拿起相機猛拍照。跨橋兩旁傳出排山倒海的加油聲響,歡眾情緒幾近沸騰。主要景點倫敦眼、倫敦塔歷歷在眼前。這時候,高鹷跑者體內主要能源糖原(Glycogen)有可能消耗殆盡,警覺必須消除「撞牆期」提早出現的危機。下半程,在熱烈歡呼、鼓舞加油聲中,我改以深呼吸、調整步伐與心情,沿著泰晤士河畔邁步向前,同時不忘加強補充能量包、飲水、鹽分,緩解體內儲存的能源被淘空。

2018倫敦馬拉松陳篤恭攝於賽道上
近四小時再度轉換輕鬆腳步繼續往前奔跑,我逐漸領會倫敦馬拉松的賽道節奏。從三十公里開始,不但強化賽道沿途補給、也以更親近的啦啦隊、觀眾隊伍協助提升選手的意志力。小朋友們紛紛伸手擊掌加油打氣,同時私補水果糖。而賽道的補給站也改以飽足感的香蕉、能量包、水果、餅乾、巧克力、糖果、運動飲料等源源供應,借助碳水化合物的補充,短時間轉化為驅動能量。靠著這些互動與補給,順利度過舉步維艱的十公里。

最後一公里,賽道兩旁擠滿洶湧人潮和激情的吶喊聲。遠遠看到白金漢宫廣場高高聳立的維多利亞女王金色塑像,以及週邊的皇宫建築。拼全力最後衝刺進入終點,終於克服障礙實現夢想,完成夢寐以求的一場金牌賽事。
2018倫敦馬拉松完賽証書得來不易
2018倫敦國際馬拉松完賽終點照
延伸閱讀
中鋼慢跑社訊第1016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