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6, 2018

河川與溪流-吉爾吉斯采風錄之五

吉爾吉斯雨水不多,河川多由高山雪水、融冰滙集而成。河水、溪流都是高原遊牧飲水主要來源,也是他們生活的命脈。由於水質清徹、環境優美,讓人流連忘返。其中柯拉柯爾河、納倫河、納倫河上游「土庫奇水庫」、以及親近的溪流印象最深刻。其他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小溪、急流,看起來也很生動。

首先「柯拉柯爾河」是由上游支流匯集到柯拉柯爾峽谷,為當地牧民所依賴的水源。在七月廿九大卡車沿河上阿亭阿拉野營、及往返凱爾戴克峽谷3200高地所見多屬其流域。因為高差很大、河水相當湍急。水花四濺、時而寬廣、時而狹窄。 這些都是我們親自走過、親眼看見的河川和小溪,包括柯拉柯爾河及其上部支流。
羊群奔跑在柯拉柯爾河畔

柯拉柯爾峽谷滾滾的河 水
阿亭阿拉山野營上方的溪流
凱爾戴克峽谷走過溪流獨木橋
其次八月八日深情凝視納倫河(Naryn River),它是吉爾吉斯最長的河流,長達553或535公里,下游注入烏茲別克。從吉爾吉斯西南角沿納倫河及烏茲別克邊境一路北上,我們站在高崗上俯視碧綠的河水,除了深情注視,也留下美麗身影!在上方遠眺靜靜、蔚藍色加上吊橋好美的河段。實際上該河從發源地到河口的水位落差高達3000米,具有巨大發電潛能,僅納倫河水力發電提供的電力占全國發電量的95%。
陳篤恭-在高崗上俯視美麗、平靜的納倫河
俯瞰吉爾吉斯第一大河- 納倫河
納倫河上吊橋
站在高崗上遠眺納倫河
陳琬珍-背景為納倫河
接著第二天,八月九日從阿契德農舍用早餐後,越野車300公里扺達琴棋坎峡谷。途經「土庫奇水庫(Toktogui Reservour)」,此水庫及水壩也是該國領銜水利景觀之一。中午在水庫旁旅店用餐,主食炸魚應要求改為鮮魚湯。以洋蔥取代薑絲還蠻好喝的。該水庫是納倫河從納倫鎮向所流入所形成的。我們捨棄水壩、水力發電廠等工業設施,直接從山徑下切水庫觀賞,也留下美拍。
吉爾吉斯土庫奇水庫
陳篤恭、賴瓊姿-在吉爾吉斯土庫奇水庫合照
吉爾吉斯土庫奇水庫


吉爾吉斯土庫奇水庫
龍金妹、陳琬珍、賴瓊姿、張秀竹-在吉爾吉斯土庫奇水庫

最後是我們住宿、或越野車行進、奔馳所見不知名的河川,是那麼優美,因此照片及腦海影像一直揮之不去的畫面,補充如下。
阿拉阿恰國家公園內的溪流
陳夢莘、陳琬珍、張秀竹、龍金妹、賴瓊姿、陳篤恭在阿拉阿恰國家公園內的溪流
遊樂園民宿美麗的溪流
陳篤恭、龍金妹、賴瓊姿在民宿溪流旁與好友散步飲茶泡咖啡館
陳夢莘、陳琬珍在民宿溪流旁與好友休閒飲茶泡咖啡館
賴瓊姿、陳篤恭在民宿溪流旁與好友休閒飲茶泡咖啡館


延伸閱讀
從吉爾吉斯美女談人種、語言與文化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