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27, 2021

從晨跑到晨運-晨運隨筆

陪美眉閒逛碼頭,她繼續走。我從光榮碼頭沿英雄、五福、林森、三多路、修文街跑回家看小孫。合計6.5公里、耗熱422千卡。


好友問我為什麼「晨跑」改「晨運」?主要是運動「容」與「目的」大不同。首先談內容,以前大清早按「跑步」模式孤獨出門,專注於跑步和馬路。除了紅綠燈「停看聽」其餘我不管。如今美女相伴,協商之後再按運動模式跑步或走路。除了聊天,不忘抬頭看天空、低頭見花鳥。


其次談目的。以前「晨跑」是為了拼成績、求進步。尤其六大馬拼BQ(波士頓馬資格)。現在「晨運」是為陪家人、陪小.孫,保持身心快樂、家庭和樂。


總之,從晨跑到晨運,意味著馬齒增長,我對人生的一種妥協。在生活之中保有一份彈性,在運動之中保留一份人情。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