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21, 2021

晨雨晨曦、晨曦聽雨




又是獅豹雨!沒出門晨運的清晨,滿腦子都是雨。還好走出陽台,看到一抹晨曦好神奇,漂送一股振奮的心意。

雨,成了詩意的代名詞;
雨,成了朦朧的意象;
雨,成了心靈的甘霖。
無論是聽雨還是賞雨,別有一番情趣!

杜甫詩聖一首《晨雨》,帶我們返回一千年前的那個清晨,感受光陰變化和詩人的心境。但是環境有很大的變化。

首先他感受的是「小雨晨光內,初來葉上聞。」
如今田野花草離我們好遠。

其次「暫起柴荊色,輕沾鳥獸群」 鳥獸群沐雨悠閒的快意,祗能出現在夢中、在動物園。
但,又有誰知道:詩聖是身歷其境、還是憑空想像寫出來的呢? 

但我們也不能妄自菲薄、能站在高樓欣賞遠山的雨中晨曦,和古人相比已略勝一籌,詩文如下: 

 《晨雨》唐代:杜甫
小雨晨光內,初來葉上聞。 
霧交才灑地,風逆旋隨雲。 
暫起柴荊色,輕沾鳥獸群。 
麝香山一半,亭午未全分。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