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15, 2022

我與文化中心的距離

早上晨泳,晚上步行量測我與「高雄文化中心」的距離。感覺它離我很遠,實際量測單程還不到3公里。往回計走了8公里、12763步。

理論上說「高雄文化中心」是推動港都文化建設的總樞紐,具有文化象徵的指標意義;也是市民休閒遊憩的重要場所,凝聚高雄人的美好回憶。但我總是往碼頭、海港跑,很少到文化中心,難以領受它的真正意涵。


我們曾主辦「台灣祈福100公里超馬賽」。從現代化的「高雄文化中心」,跑到代表台舊文化的「石門古戰場」,它是「牡丹事件」的發源地。賽事象徵台灣古今文化的銜接,趁機探索1874年「牡丹事件」,感受原住民涉外、篳路藍縷、披荊斬棘,抗拒「殖民文化」的犧牲與付出。


總之「石門古戰場」距離遠達100公里,親臨現場會有一股莫名的感動;「高雄文化中心」距離不到3公里,但難以體會「台灣新文化」的內涵。身為高雄子民要加油,繼續努力學習。(2022/9/6)


延伸閱讀
# 偏鄉環教重溫牡丹事件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aajud Nawa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