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05, 2018

新詩百年- 余光中的在地詩選

悼念詩人余光中-中山大學文學院發起「餘光片語、詩海迴響」
悼念詩人余光中-中山大學文學院發起掛上追思木牘
台東- 余光中
2009年余光中珧台東大學演講並為「台東」詩牆揭牌
2017「新詩百年」!在台灣,我們會想起余光中,他在1214日仙逝、享壽九十。同月29日在高雄巿第一殯儀館舉行告別式。

兩岸著名詩人余光中(19281021日-20171214)1229日舉行告別式,現場追思片播放他生前朗讀自己的名作「鄉愁」,台下送別的親友頓時紅了眼眶。中山大學文學院29日發起「餘光片語.詩海迴響」校園追思活動,在校內菩提樹廣場掛上追思木牘,寄語送別。


另外,2009年詩人余光中曾寫詩「無論地球怎麼轉.台東永遠在前面」,台東人引以為傲,許多民宿將這首詩當作台東最佳的詮釋。這首詩的名字就叫「台東」。


生於南京,籍貫福建泉州永春,他是臺灣文學家,任職國立中山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講座教授。曾任國立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中文系系主任、美國西密歇根州立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早年為臺灣新詩流派中藍星詩社的成員,著有新詩、散文、評論、翻譯、編輯等凡五十餘種,多篇作品選入兩岸三地的大學、中學教科書。

他的詩作相當多,「鄉愁」風行兩岸。除了「台東」這首、還有其他在地膾炙人口的「在地詩選」作品,例如車過枋寮、西螺大橋、紅葉等三詩作如下:

延伸閱讀
# 新詩百年- 席慕蓉和她的詩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裡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一頭 
大陸在那頭 

車過枋寮
雨落在屏東的甘蔗田裡
甜甜的甘蔗甜甜的雨
肥肥的甘蔗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從此地到山麓
一大幅平原舉起
多少甘蔗,多少甘美的希冀
長途車駛過青青的平原
檢閱牧神青青的儀隊
想牧神,多毛又多鬚
在哪一株甘蔗下午睡
雨落在屏東的西瓜田裡
甜甜的西瓜甜甜的雨
肥肥的西瓜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從此地到海岸
一大張河床孵出
多少西瓜,多少圓渾的希望
長途車駛過纍纍的河床
檢閱牧神纍纍的寶庫
想牧神,多血又多子
究竟坐在哪一隻瓜上
雨落在屏東的香蕉田裡
甜甜的香蕉甜甜的雨
肥肥的香蕉肥肥的田
雨落在屏東肥肥的田裡

雨是一首溼溼的牧歌
路是一把瘦瘦的牧笛
吹十里五里的阡阡陌陌
雨落在屏東的香蕉田裡
胖胖的香蕉肥肥的雨
長途車駛不出牧神的轄區

路是一把長長的牧笛
正說屏東是最甜的縣
屏東是方糖砌成的城
忽然一個右轉,最鹹最鹹
劈面撲過來
那海

西螺大橋
矗立,鋼的靈魂醒著。
嚴肅的靜鏗鏘著。
西螺平原的海風猛撼著這座
力的圖案,美的網,猛撼著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經,
猛撼著,而且絕望地嘯著。
而鐵釘的齒緊緊咬著,鐵臂的手緊緊握著
嚴肅的靜。

於是,我的靈魂也醒了,我知道
既渡的我將異於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復原
此岸的我。

但命運自神秘的一點伸過來
一千條歡迎的臂,我必須渡河。
面臨通向令一個世界的
走廊,我微微的顫抖。
但西螺平原的壯闊的風
迎面撲來,告我以海在彼端,
我微微的顫抖,但是我
必須渡河!
矗立著,龐大的沉默。
醒著,剛鋼的靈魂。

紅葉

寄一片紅葉的典故,給你
從南方最南的半島
從黑濕的雨樹下無端撿回來
嬰拳那樣一隻小巴掌
怎麼握得了秋的空曠?
銹紅蝕碧的葉面上
點點印著凍斑,冷風過境
齧下了犀利的齒痕
雨漬猶濕,就拈向燈光
訝主流貫支流多細緻的紋路
惑人如半透明的秘圖

最長的隔水書,最短
何須多說,秋已說得夠斑爛
風吹浪遠,你在最遠的浪外
誤了歲末的空郵,倦了青鳥
寄你,一片紅葉的輕巧
島形的一片葉,我們的島
點點花紋,島上的山系
纖纖葉莖,島上的河譜
縮地千里有仙術
基隆三寸到屏東
望不盡的青煙藍水,宛若在其中

更多-》余光中詩選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