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1, 2020

馬拉松與高温天氣



「高溫天氣」是馬拉松跑者的噩夢,因為容易「中暑」。高到什麼程度必須停賽?眾說紛紜、難下定論。氣温變化事先難以掌握,氣温高低感受也因人而異。國外及國內經歷、及生理學理論提供分享。

「轉移場地」避開高温天氣。今年(2020)東京奧運馬拉松賽,硬是被強勢運作把場地移至到較涼快的「北海道」,適合高手發揮。回顧去年「多哈世錦賽」,女子馬拉松選手不到一半抵達終點,大會備受指責「太熱了實在不仁道」。東京很熱嗎?我們跑過東京馬的好友都知道,和台灣南部比較,實在「粉涼快」

「中暑意外」頻傳。2018我參加「倫敦馬拉松」,它屬於國際田協(IAAF)的六大金牌賽事。跑到32K眼見選手意外死亡。在地媒體飆罵,認為大會不仁道,因為開跑氣温攝氏24度,是四十年來比賽最熱的一天,為什麼不取消比賽,導致選手中暑死上?24度很熱嗎?個人感受不同。

「國內經歷」兩次親身經歷。其一,府城星光馬下午四點開跑,表計氣温己經30度我還堅持赤足跑。到了18K運河邊實在受不了,包括腳底起泡、頭昏不舒服,勉強撐住電線桿休息。劉老師上來關切,只好休息一下不跑了;另一次是台南「郵荷蘭花」馬拉松,到最後一公里出狀況,抵達終點內人請醫護支援。當時醫生對我說:您是休克狀態,血壓低到75mmHg,現場打點滴休息之後,才復原。

從生理學來說,人是恒温動物,理想溫度是37攝氏度,這是人體內許多「生物酶」的最適溫度。「生物酶」是人體生命活動最關鍵的物質,神經活動、能量代謝、維持電解質平衡等等都需要多種酶的參與。但是「溫度過高「或「過低」時,身體中的生物酶會失效,抑制人體的化學反應,導致人體機能失衡,嚴重者甚至死亡。

總之,台灣位居北回歸線上,我們高温耐受力較強。可以選擇閃避高温練跑,也可反其道而行,選擇「耐熱」訓練,發揮長才。

附註-週二湖畔晨跑7.44公里。完跑氣溫27度,說不定中午會飆高到30度。晨跑,還是早到早跑、天氣比較好。(109/4/21)


上一篇;《延伸閱讀》;下一篇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