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20, 2016

凌波微步跑百馬-謝天任創赤足品牌(時報周刊張雅雯報導)

時報週刊報導
 多數跑者關切跑鞋該選什麼品牌,不過數學老師謝天任的初馬,就引人矚目地赤足跑完100公里,也打開國內跑者嘗試赤足的風氣。從自身受傷血淚史鑽研出獨特的凌波微步跑法,成為赤足的獨特品牌,為腰痛所苦的百馬跑者陳篤恭,也受啟蒙而重新找到跑步的動力,兩人近期先後達成百場赤足馬拉松的紀錄。

2年馬拉松賽場上,愈來愈多跑者嘗試赤足,知名的赤足跑者謝天任,13日在家鄉的雲林馬拉松完成赤足百馬。特別的是,他向主辦單位建議,單獨設立「赤足全馬組」,為國內馬拉松賽事首創,可見赤足逐漸成為一股新勢力。
不過時間回到2011年,謝天任在南橫100公里賽事,與400名穿鞋的超馬好手同場較勁,跑出第36名的佳績,那時的他被認為是怪咖,被暱稱為「赤腳仙」。

膝傷所苦發明新招。其實謝天任倒不是故意與眾不同,而是他穿鞋跑短距離就膝蓋痛了,後來發現讓膝蓋不痛的跑法就是赤足,只不過第一場正式賽事就報名100公里,太操的結果讓他的腳得了嚴重的足底筋膜炎。
當腳傷稍微恢復,隔年又因好勝心作祟,接連挑戰24小時超級馬拉松嘉年華、北大12小時等賽事,造成左膝、腳踝更傷,「這也是我後來不斷強調,赤足不等於凌波微步的原因,如果赤足還是用穿鞋的著地方式,或拼命磨腳皮,還是會傷害腳。」
他發展出凌波微步這個赤足品牌,是練武的廣播主持人許傑克提供靈感,「他建議我像劍道從尾椎發力,便於把勁道使出來,我運用到跑步,發現可和打太極的方式相結合,變成一種動態的旋轉核心部位來驅動雙腳。」
由於動作很靈巧,謝天任聯想到金庸小說「凌波微步」這套武功,以此命名,2013年開社團推廣,「我還音譯為LBVB,用4個英文字傳達意義:Let Body Vibrating Brilliantly,要出色地旋轉你的身體,而不是去練肌肉。」
謝天任對於凌波微步已經到了信仰的程度,他也不否認,因為他得到的不只是跑步的好處,「旋轉核心會讓五臟六腑也跟著被鍛鍊到,如同中醫說的氣血循環好。我和太太一起練,其實光練走,體態就會變好看,且體力與氣色更勝以往。」

矯正跑姿避免腰痛。許多人認為赤足跑很容易被環境異物刺傷,謝天任認為練習的過程,當然要先選一個比較安全的場域,以他多年練跑以及完成百場賽事的經驗,他指出一開始腳會敏感、會痛,「這是身體進化的必要之惡,旋轉成習慣後,腳步會像輕盈的貓步,就不會痛,且腳其實是3D可伸展,對於異物不會直愣愣踏下去。」
反之,他認為穿鞋因為腳無法抓地,使得每一步都處於不穩定狀態,雖然可放心踩踏下去,但蹬久了反而破壞腳的結構,更容易受傷。
陳篤恭海外赤足跑- 2015舊金山馬拉松
曾任中鋼慢跑社長的陳篤恭就是一例,2011年他就已經達到百馬,但由於跑步姿勢呈外八,鞋子右後方腳跟處總會磨掉,導致他跑完後,都要花好幾天復健來處理腰痛。20135月他第一次嘗試赤足參賽,結果腳嚴重破皮,整整半年無法跑步,面臨不論哪種跑法,都會有不同傷害的窘境。

下半年他在田中馬拉松遇到謝天任,第一次學習到凌波微步,「我當時赤足的練習量還不太夠,30公里後其實腳已經很敏感,靠意志力撐回來,很驚喜的是腰完全不會痛,讓本來就很想繼續跑的我,重新燃起熱情。」

從那時起,陳篤恭跑馬就沒有再把鞋子穿回去了,結果不只跑步方式改變,他揣摩旋轉核心的動作時,也意外修正了走路的方式,「太太笑我,快70歲才重新學走路,我也沒想到因為跑步的方式改變,走路姿勢跟著矯正。」4月底他也將挑戰第100場赤足馬拉松。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