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26, 2015

2015歐洲雙馬- 赤足挑戰巴黎及蘇黎士馬拉松

2015巴黎馬拉松與江清棟在凱旋門前起跑點合照
今年四月組團直驅歐洲,在十二及十九日兩天挑戰巴黎、及蘇黎士馬拉松。行前接獲通知:關門時間分別為五小時四十及五小時二十分,心裏有些擔心。沒想到最後都能過關,感覺相當高興。
2015蘇黎世馬拉松途中
首先四月十二日,巴黎馬拉松在凱旋門集結。我們很早抵達起跑點,但見馬照跑、汽車照開,凱旋門四週的道路仍舊車水馬龍。大會騰出香榭大道作為起跑幹道,弗胥(FOCH)大道為終線衝刺道空間綽綽有餘,何必交管?也難怪巴黎馬拉松不屑於爭取金牌賽事的虛名,也不隨著IAAF的規定起舞。
最美的巴黎塞納河畔賽道,最感人的是巴黎百姓的悠閒。馬路邊、河邊、森林裏,不乏擺飾小板凳小桌小椅,喝酒聊天觀賞賽事的百姓,也有許多樂團、舞團兀自扭腰擺臀,自得其樂。反倒是赤足跑過總會引起一陣驚呼!
接著,探訪少女峰之後在四月十九日前往蘇黎士湖畔準備起跑。氣温比巴黎更冷,好在美洲雙馬的經驗讓我更篤定。賽道設計相當好,前十K與十公里組重疊而早他們十分鐘出發,穿越大央火車站前精品街之後,開始與他們銜接,跑起來更有加速感,對提升成績也有幫助。
十K之後,貼近湖濱岸邊往25K折返點邁進,因此台灣加油團在前、中、後段都能夠相遇,對我們也產生激勵效果。最後一段再回鬧區完成全程42.195公里賽事。
這一場生涯第222場、也是赤足第66場馬拉松,我為05:10的成績完跑感到滿意。也謝謝台灣加油團的鼓勵,以及同團跑友的激勵。
陳篤恭2015蘇黎世馬拉松終點照
20152015蘇黎世馬拉松台灣團啦啦隊與舒跑哥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