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07, 2018

地鐵與街頭塗鴉-消失性藝術的興起

塗鴨藝術發源地- 美國地鐵塗鴨
華航雜誌以塗鴨為封面

華航雜誌Dynast2018六月號以塗鴉(Graffiti)為封面主題,讓我更進一步了解這一種特殊的藝術:前衛、非法、瞬間消失性。而塗鴨客更是隱形人。

源自1960年紐約街頭地鐵的簽名塗鴉慢慢進化為一種藝術。它確實影響了設計、繪畫、電影等藝術領域;然而塗鴉客不為錢、不為名、不為畫廊作畫。作者從塗鴨中得到樂趣,他們不在乎作品能不能賣錢、會不會長久保存。



一般藝術品可以藉由交易、收藏來抬高身價且永久保存,但是「塗鴉」屬於消失性藝術,必須靠著持續大量的作品來延續。塗鴨客是為了樂趣、証明自己也可以做到。一旦進入專業藝術界,他們自己會從創新概念主人變成有名氣、卻沒有經驗的新手。反之,畫廊展出的塗鴉變成為以塗鴨為主題的畫作,就不再是塗鴨了。

不過也有例外,今年(2018)適量凱斯哈林六十歲冥誕,維也納阿爾貝蒂那博物館(Albertina Museum in Vienna in Vienna)至六月廿四日正展出「凱斯哈林-字母」特展。他發跡於紐約,代表作以點點人代表被社會邊緣化的社群、對天狂吠的狗代表專權的政府與官僚、三眼怪代表資本主義與消費主義的貪婪如下圖。他的塗鴉帶有童趣,但依然充滿反思的力量。

另外,街頭創作仍有弔詭之處:熙來攘往的過客是塗鴉的評繼者,而這些創作都是「非法行為」,警察可以加以取締、也可以放它一馬。結果警察搖身一變,成為「藝術鑑賞者」,他有權決定海報和畫作那一個比較能夠接受,也負責判繼那種塗鴉風格不必立即取締,而短時間存在於街頭。

專輯接續介紹各地區的塗鴉客及其代表作。包括紐約、倫敦街頭、柏林好手齊鳴、從洛杉磯到日本原宿、台灣塗鴉風等。對空間觀察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畢恒達教授所著「空間就是權力」、「空間就是性別」、「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


總之,塗鴉客與塗鴉是消失的藝術,但是它在藝術領域中獨樹一枝,前撲後繼的塗鴨作品與地鐵、街頭過客的互動熱情,仍然不會消失。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