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9, 2015

意外、風險與保險- 從自助超馬談起

常態分布鐘型曲線模型
有人在留言版質疑:和標馬一樣,自助超馬也買保險,為什麼說它的風險較大?其實保險專注「事後補償」,既不能防範、也無緣降低風險;另有人向我嗆聲:跑自助超馬都是老馬,絕對不會發生意外!事實上,一年跑馬50次的老馬、和一年祗跑一次的菜鳥比較,那一個人風險大,您算過嗎?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從意外、風險與保險談起。首先,意外是鐘型曲線的左右兩個極端。從常態分配的鐘型曲線附圖來看,左右兩區機率很低,甚至低到鮮少發生。假設左邊的低機率區正面的暫稱「意外收獲」,右邊就是「意外事故」,也是我們所關注的焦點。
其次談風險。「意外事故」機率極低,卻無法保証「未來」不會發生因此稱之為「風險」,其中至少可畫分為「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兩大類。普世原則,對運動賽事來說「死亡事故」也是「不可接受的風險」。就風險管理的概念,主辦單位和參賽者共同涉入風險,因此成為生命共同體,一起承擔風險的責任,必須有「具體的作為」,承擔「辨識、防範、因應」等「不可接受風險」的計劃與執行的責任。
最後買保險不能降低風險。它是在一定時間內、跑者「由外而內」的意外事故理賠。簡言之,是一種「事後」賠償,而且僅限於由「外力加諸於受害者」而造成的既成傷害事實。如果是由跑者本身宿疾、或相關疾病所引發者不計。想寄望用買保險來降低意外事故,等於緣木求魚。
進一步討論,標馬包括賽道距離、路標、計時、補給、降溫、起終點高差都等有一定的準則,祗要依樣畫葫蘆,總是不會太離譜。可是自助超馬的賽道鋪面、距離長度、海拔高度、高差、氣温、氣候變化等個別差異甚大。資訊的掌握、傳達、告知,以及「不可接受風險」的防範與因應計劃、執行能力等,面臨嚴苛的考驗。
總之,「辨識、防範、因應」不可接受的風險規劃與執行,是參與自助超馬的共同責任。樂見自助超馬的穩健發展,期待跑者和主辦者都不能忽略這三項「具體的作為」,否則就必須承擔所有的後果和責任,絕對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逃避。正常的生活中都覺得明天肯定會再來而疏於防範意外的發生。一場賽事看似生活的一部份,其實因為賽事性質的不同,面對的是日常生活中風險陡升的改變與因應。

延伸閱讀
1、 自助超馬的掘起與爆炸性發展
2、 2015年上半年自助超馬賽事一欄表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