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07, 2015

赤足馬棄賽記(DNF)- 第三屆石碇馬拉松

石碇赤足馬拉松感謝奇奇沿途鼓勵
去年石碇快樂添一馬,今年(2015)第三屆無論賽道、集合地點都變了。結果赤足跑小腿痠痛及腳底發燙,不得不中途棄賽(DNF- Did Not Finish)。結束之後除了慶幸、還有面對後段班戰友的愧疚感。
阿娘喂!過了半程折返點再度攻上陡坡,下山的跑友一個一個個滿臉殺氣對我說:離折返點還很遠、好漢坡還有好幾個。到底還有幾個折返點?多少K?連補給站也說不出來,時間與距離的關係迷迷糊糊。迥異於去年是倒過來的人子形,今年628日賽道改在106乙、北47-1產業道路扣扣繞。集合點從石碇國小改到華梵大學運動場。離開校區後一路陡坡,奇奇大大還拉著手要我加速,感謝沿途戰友相互鼓勵。
真慶幸,沿途里程標示不清楚第二次經過永慢補給站時,獅子頭一照面就嚷著說:才不到30K,上山再回來還要一段路,關門七小時來不及了。算算時間果然差很遠,誠蒙好意特專車載我們三位同伴回寮。開到沒汽油到處找加油站他才能回返,剩餘的這段路往返很遠,好加在!
打道回府真慚愧!回寮梳洗餐畢,大會司儀鄒雙喜說:現在七小時關門時間已到,跑道上還有兩三百位跑友在奮鬥,開會決定延長一小時關門。我也慢條斯理走路坐上14:30最後一班接駁車。沒想到車子下山沿途在40K前後,還是有幾位後段班的老友繼續在奮鬥,一時之間感慨萬千,也有一種愧對老戰友,變成逃兵的感覺。
總之,中途棄賽在第一時間覺得慶幸,但是面對戰友勇往直有點近鄉情怯,產生一種背棄老友的愧疚感。今後,還是要加強平時練習才能弭補這一種臨場的缺憾。

延伸閱讀
- 2014
第三屆石碇馬拉松賽道及高程示意圖 (點擊觀看大圖)
第三屆石碇馬拉松快樂暖身操之一
第三屆石碇馬拉松快樂暖身操之二

第三屆石碇馬拉松感謝邵老師、明德、祖湘及振銓兄鼓勵及來居兄拍照
沉穩四年的跑友許奎垣(右一)復出與貓哥合照
李明德與陳篤恭三屆石碇馬拉松合照
第三屆石碇馬拉松苦中作樂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