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0, 2015

漢人賣番膏、吃人肉的黑歷史

早期並沒有課剛微調,但是漢人記載的史書及教科書總會「選擇性」的遺忘。稱呼台灣原住民為「生番」,他們會「出草砍人頭」;而吳鳯殺身成仁的故事則廣為流傳,但是真似假難以釐清。

其實,漢人也吃人肉,甚至將番人骨頭熬成「番膏」。這些事件很多教科書是看不到的,因為書由漢人寫書由漢人看。直到有人抗議,吳鳯紅帽捨身取義的故事才消失。

許多不願提起的「黑歷史」,其中胡適的父親曾親眼目睹,並且用文字加以記載。「胡傳」史料:「民殺番,即屠而賣其肉,每肉一兩值錢二十文,買者爭先恐後,頃刻而盡,煎熬其骨為膏,謂之『番膏』,價極貴,官示禁,而民亦不從也。」

吃人肉在歷史上並非新聞。三國時代還很常吃人肉,宋朝岳飛的「滿江紅」詞句,指稱古代還會「笑談渴飲匈奴血」;「猴膠也有人吃,只是猴換成人而已」。馬偕回憶錄曾提及,「當時人們迷信吃原住民肉可獲得其力量,且可免於遭受出草。」

PPT的網友七嘴八舌討論這個話題,有人說:「還是日本人英明,統治台灣遏止這種陋習。」也有人進一步附和:「日本人強勢治理台灣,改變了好多陋習,包括小偷幾乎都絕跡了」。

上述根據胡適父親赤裸地描寫可知,即使清廷明文禁止,漢人仍然嗜食原住民肉。一殺死原住民,馬上就能賣番肉、番膏發財。可見當時漢人冒著危險,也要殺原住民吃番肉藉以保命。

聽起來挺嚇人,卻是歷史的痕跡。古今中外也有許多類似的例子。如今隨著文明漸開,「人吃人」的形態已不復見,轉換成另一種更高明的鬥智手段。

延伸閱讀
1、大目降與台南虎頭碑的嘆息
2、人類適合分類採集嗎?原住民正名的感嘆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