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02, 2020

跑馬與極端氣候




「極端氣候」考驗亞熱帶選手,我們是「怕冷不怕熱」。攝氏24度感覺很涼快,歐洲人郤認為是「跑馬的高温天氣」;溫帶選手就覺得好熱。每年「髙雄國際馬」總有外國選手坐收容車回終點。

2016/1/17「鎮西堡超馬」因「霸王寒流」來襲變成「極地馬拉松」。選手望雪興嘆,主辦單位當機立斷,臨時改為12.5K折返、100K縮短為75公里收工,上場者幸未衍生意外。

2017/4/18「波士頓馬拉松」賽道上大風大雨、氣温徒降,好多來自台灣的跑者、因失溫而飲恨。「紐約馬」2102/11/4則因「珊迪颶風」攪局宣布停賽。

最冷跑過2014/4/10美國「底特律馬」、以及2015/1/29日本「富士山馬」。兩者起跑氣溫接近零度。赤足等待起跑,我實在受不了。臨時套上襪子,待起跑両公里暖身後就OK。完跑成績比國內還好。

總之,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無論高低温、大風大雨,都要迎向前。平時不管天熱、天冷都要按步就班練習。

附註-週末晨跑7.7公里。大清早氣溫就28度,中午可能飃升到31、除非下雨。(109/5/30)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