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15, 2016

女總統時代應拒看茶花女 ?

高雄春天藝術節歌劇《茶花女》熱鬧開賣,屬名孫瑞穗(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都市規劃系博士)在民報刊登一文,標題為「女總統時代應拒看茶花女!」,她認為「在一個全民以民主形式選出女總統的新時代且剛好由女市長執政的新城市裡,可說是最諷刺不過的事。」

其一,是貴族統治的封建時代裡,一位出身花街柳巷的平民女子如何經由男性貴族的細心調教,反覆不休的體態姿勢調整、去土腔鄉音、發聲糾正及說話修辭訓練過程,逐漸翻身躍升為一位標準貴族名媛的故事。

其二,底層大眾的流動慾望附身在一個隱而未顯的文本之中,隨著歌聲的翅膀飛翔與擴散了。女人們也隨著歌劇不言說的社會規訓,終生渴望著被一位男性貴族所馴服而正身正名。

其三,二戰後,西方社會多發生大規模的社會抗議運動,以戰後新價值來挑戰過去的舊架構。公共領域開始被一種平等、開放和多元的價值觀所取代,也因此,許多在文化藝術史中已成經典的文本,都被拿出來重新批判、丟棄或改寫。

例如「小紅帽」(Le Petit Chaperon rouge)故事,被新世代創作者改寫成「小紅帽反向追捕大野狼」。因為女性被形容成膽小而懼怕冒險的被動客體,必須恢復女人的主動性與主體性。
又如歌頌男尊女卑的異性戀愛情神話芭蕾舞劇:《天鵝湖》(Swan Lake),也被新世代男同性戀創作者改寫成同志版愛情經典:《黑色天鵝湖》。

作者總結:我們不該被《茶花女》這種男尊女卑文本中的舊文明所誤導,現代女性不需要貴族男性正身,她們需要的是與男性平起平坐的工作權、流動機會和有尊嚴的社會認同。選出女總統的台灣新時代,應當有新態度來重新看待「經典」,破除經典所攜帶的反動思想。女人已不再是封建時代中那個卑微可憐而等待著男人來拯救正名的花街女子了,她們是母親、專家、教授、意見領袖、市長和總統,是社會領導階層和價值新領袖。

丕過讀者投訴指出:都市規劃專業的「女權專家」孫瑞穗所寫的通篇胡說八道、雲山霧罩,把歌劇《茶花女》與小仲馬《賣花女》情節張冠李戴,貽笑大方。事後,原刊載該文的網絡平臺《民報》接獲讀者投訴,便將該文下架,並改刊載《民報》編輯部與孫瑞穗的道歉、聲明啟事。

參考資料
1.女總統時代應拒看茶花女!(https://tw.news.yahoo.com/-043122887.htm
)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