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01, 2018

腦力激蕩的正面價值

雖然說《其實腦力激蕩效率很差!》這是管理學與社會心理學界早就知道的「生產力損失予盾」(參照美國布萊恩1991《基礎與應用社會心理學》使用統合分析顯示)。不過美國史丹佛大學任教的兩位管理學者羅伯蘇頓、安德魯哈格頓,從正面解決了這個疑問。

針對世界最成功的設計公司IDEO、它也曾被稱為世界最創新的公司,他們兩位在1994 1996之間在矽谷總公司進行徹底的內部調查,訪談六十名設計師、工作人員及四位設計小組進行多達數百次非正式的討論,同時也採訪十間該公司的客戶。此外他們也出席公司內部會議、參加腦力激蕩會議,並且錄下現場進行分析。最後得到以下結論:IDEO的腦力激盪具有超越「想出點子」的作用。

腦力激盪的作用有六點,其中兩點最重要。其一,具有提高組織整體記憶力的效果。面對面進行腦力激蕩,設計師才能夠廣泛了解那個人有什麼點子、誰清楚那一項產品,帶來提高該公司組織記憶力的結果,也就是提升「交融記憶」。它是組織學習研究的重要概念,對組織來說,重要的不是全員都知道的事情,而是全員都知道「組織中的那個人知道什麼事情」。

每個人的記憶力有限,因此所有人各自記住組織整體累積的所有知識很沒效率。組織不需要每個人都記住所有事情,只要平時彼此分享「那些人知道什麼」、需要某項知識的時候能夠立即詢問「可能知道的人」,這就是「交融記憶」的觀念。

其二,具備共享心智模型,也就是組織的「價值標準/行動規範」。IDEO的腦力激盪也和一般的腦力激盪一樣,必須遵守肯定、尊重彼此的點子規則,而這項標準也鼓勵成員想出更異想天開,更大膽的點子。此外,這種行動規範超越腦力激蕩的範圍,滲透到整個組織內,反覆進行愈多次腦力激蕩,能有愈多元的成員力入,分享共同的價值。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