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02, 2018

馬奎斯和他的名著「百年孤寂」


拉美文學最引人入勝之處,在於那連超現實大師都分不清的現實與虛幻!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2014 的《百年孤寂》(Cien años de soledad1967)問世之際,正值拉美文學最璀璨的「爆炸時期」,也是「魔幻寫實」的創作高峰。

因此,《百年孤寂》馬上造成旋風,立刻迻譯成多國文字,凝聚全球焦點,成為魔幻寫實的經典之作。由於情節離奇,交織著「歷史」與「虛幻」,時間綿延百餘年,描寫波恩地亞(Buendía)家族九男九女所構成的六代人故事。

除了人物眾多、人名不斷重複之外,「數字」在《百年孤寂》中,頗值得玩味。數字不僅是代表多寡、或具計算功能,也是有趣的遊戲,透露玄機、營造氛圍。興味、墮落、荒唐、衰頹、死亡…… 隨著不同數字流洩而出。三十二次失敗的戰役,顯示戰事頻仍的同時,亦刻劃出波恩地亞上校傳奇的一生。還有「十七個私生子」、「十四次暗殺」、「七十三次埋伏攻擊」、「二十一位西行勇士」、「一場雨下了四年十一個月零兩天」…… 有些數字似乎有悖常理,並帶神祕色彩。數字在神秘學和象徵學係重要的研究議題,賈西亞.馬奎斯則藉數字創造出謎樣的「馬康多」(Macondo)和波恩地亞家族,同時,影射哥倫比亞百餘年的坎坷歷史,甚至反應了拉丁美洲的乖舛命運。


失憶症也出現在《百年孤寂》中,人民在獨裁政府和聯合水果公司淫威之下,面對三千名香蕉工人遭屠殺的悲劇,只能視若無睹。不過,賈西亞.馬奎斯故意留下一名生還者,讓歷史真相得以昭然若揭。拉美歷史有太多令人不堪回首的記憶,痛苦的回憶讓人瘋狂而錯置記憶,即便拉美各國回歸民主體制後,不少人依舊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寧願患了失憶症,將自己鎖在心牢裡,也不願正視史實。


或許可說歷史磨鍊了拉美小說家的寫作技巧。情節撲朔迷離、時間前後跳躍、空間任意游移、角色複雜眾多、人鬼共處並存……均為拉美小說的特點,小說家匠心獨運,以虛補實,各有巧妙手法!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