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07, 2015

超級馬拉松對關節及腦部的影響與因應

超級馬拉松對跑者身心體造成不同的影響,像是撕裂軟骨等。最近研究進一步顯示,甚至會使大腦暫時萎縮。防治之道,在於跑步過程中讓大腦接受不同的刺激。

首先,研究「穿越歐洲賽」(Trans Europe Foot Race)跑者發現:跑者跑距超過2500公里關節就會出現退化;有協助關節穩定與避震功能的軟骨似乎又開始恢復。

這是德國烏爾姆大學醫院(University Hospital of Ulm)研究人員舒茨(Uwe Schutz)花費6年研究44名跑者的發現。他們讓跑者每跑900公里,就測量關節軟骨的滲水量。

對許多人而言,馬拉松是終極的體能挑戰,但有少數人會更進一步挑戰「超級馬拉松」,例如從南義大利到挪威的「穿越歐洲賽」(Trans Europe Foot Race),行程總計64天、涵蓋4500公里。

其次,超馬影響的不只是關節。稍早前分析顯示:大腦體積似乎會暫時縮減6%。原因可能是極度疲勞與沒有獲得充分養分,但硑究人員舒茨認為可能是缺乏刺激。他表示:大腦負責視覺處理的區塊特別受到影響,因為長達64天幾乎只看到路面,嚴重缺乏視覺刺激。他說,跑一般馬拉松不會有這樣的退化情形。

防治之道,在於跑步過程中讓大腦接受不同的刺激。為了因應上述不良的影響,無論跑馬拉松或超馬,千萬不要一路盯著馬路。務必看看週邊的風景,和賽道中的跑友或沿途啦啦隊互動,打打招呼。除了避免極度疲勞,同時跑步過程中讓大腦接受不同的刺激,這樣才能夠趨吉避凶,防治缺失得到跑馬拉松或跑超馬的好處。

資料來源- 中央通訊社健康抱抱 (http://health.cna.com.tw/sport/20151205S010.aspx -2015/12/05)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