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30, 2015

原鄉人- 鍾理和

1
年時登上人種學第一課的是福佬人(閩南人)常來我家吃一或住一晚就走,是父親商業上的朋友。第二天走時總會給我和二哥一角或兩角。


人種學的第二種人是日本人。經常著日本服、制長刀,鬚。昂首闊威風凜凜他們所到鴨雀無聲,人遠遠走避
2
過了六歲材裏來個先生是原人。這個人和福佬人及日本人有點兩樣和我們可是一樣的奶奶說爺爺和我們原來也是原人。
第二年先生說也是原和前一個完全兩樣。他神氣多了,但是隨便吐痰而且喜吃狗肉。村子狗吃狗方便,教了三年書脖子長了大瘡醫治無效走了。第三個原人也和狗有關上了年紀了有老也有女兒,眼睛不好腳有點抖但起狗來卻兇狠而勇猛。
後來又看見更多原人,都不是很有體面的形形色色都有。最令人驚奇的是鑄犁頭的一班人。生火鐵拉風箱第二天清晨起來時他們已經走了。
3
年紀漸長得知原本叫做中國人叫做中國人公學校上地理課發覺中國又變成支那日本老師經常說支那的故事很好聽它代表的意義是衰老破敗、卑鄙骯髒的人種支那代表怯、不負責等
4
父親和二哥自不同方向影響我。父親敘述中國時那口吻就像對從前顯如今沒落的舅舅家一樣,衷心願見他們強盛,但現實相反。他計劃投資移民海南島卻因為碰到土而作罷。
5
二哥真正啟發我對中國發生思想和感情。他少時反抗日本老師、及閱讀不良書刊「三民主義」記過處分及父親召至學校接受警告。父親大陸生意失敗轉到屏東經商二哥留學日本去了第二年發生七七事變。後來二哥回國與父交親爭執後再度離開。憲和特務常來家中盤查,事實上杳無音訊是否去大陸我們也完全不知道。
6
防護團職務推不掉令人煩惱,任務一半管制交通、一半管制火。日本警察對留台的原人很有成見,希望他們早點回中國當日黃昏獨處特別寂寞,內心充滿對二哥的懷念總覺得他一直在什麼地方等著我。「歡你來!歡你來!」二哥的聲音一直在我耳畔縈繞絕。
7
其後不我就走了到大陸去。
沒有護照:但我探出一條便道先搭船到日于,再轉往連以後南來北往隨你。我就這樣走了。
不要做什麼計畫只想離開當時的台灣:也沒有到重慶去找二哥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

取材自:- 的故事(第三篇)。原收入鍾理和全集《高雄:  高雄縣立文化中心1997)。鍾理和全集第二冊 (台北,行政院客家委員會, 2003)

延伸閱讀- # 簡介鍾理和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