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04, 2014

「血壓超過130該吃藥了!」沒這回事

日本良心醫師近藤誠
高血壓和高血脂都有所謂的「標準值」。超過此數值就會被診斷為疾病。日本高血壓患者4千萬人,高血脂患者有 3千萬人 ……「病人」的數目相當可觀。

例如,血壓的標準值,最高血壓(收縮壓)為 140mmHg,最低血壓(舒張壓)為 90mmHg。超過此數值就是高血壓。這個標準值很亂來,完全靠不住。

每一種疾病的標準值都由它的專門學會制定,但是這些數值都是經過協商,在沒有根據下做出決定的。特別是高血壓的標準值,「操作」的痕跡非常 明顯。

1998年,厚生省全國調查時的標準值為 16095以上。但是到了2000年,在沒有明確理由的狀況下降為 14090。依照1998 年的標準值,日本的高血壓患者約有 1600萬人,但根據新標準,患者人數即增加到 3700萬人。2008年開始的代謝症候群健康檢查,19 64 歲的人,若合併患有糖尿病或腎臟病,則血壓在 13080以上就被列為治療對象。

高血壓有九成以上原因不明。而且,日本也沒有關於降低血壓可使死亡率下降,或減少心臟病、腦中風發生率的實證資料。成年之後,動脈會逐漸老化、變硬,將血液送出的力量相對減弱。為了將血液不斷送至腦部和手腳的每個部位,血壓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上升。如果使用藥物讓血壓下降,就可能造成失智或腳步蹣跚。

芬蘭曾經觀察 521名「未服用降血壓藥物」的 75 85歲男女高齡者,結果發現 80歲以上,而且最高血壓超過 180的人生存率最高,不到 140的人,其生存率則明顯下降。但是日本卻認為最高血壓超過 130就是異常,而要求以藥物來降低。

標準值降低後,賺錢的是藥商。1988年日本國內的降血壓藥銷售額大約 2千億日圓,到了 2008年突破一兆日圓。藉著標準值的操作,藥品的銷售額暴增 6倍。這種血壓藥的行銷手法可說非常成功。

而且,標準制訂委員大多收取了製藥業者提供的鉅額獻金也是個問題。例如,包括高血壓標準在內的 2005年日本版代謝症候群診斷標準制訂委員會成員中, 11名國公立大學的醫師在 2002 2004年的 3年間,合計收取了高血壓等藥品廠商 14億日圓的獻金。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