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17, 2018

真杉靜枝與殖民地台灣-作者吳佩珍

本書是陳芳明教授「台灣與東亞叢刊」裹面的單行本。作者吳佩珍美國芝加哥大學東亞語言文明學系碩士、日本筑波大學文學博士。

就像開了一扇窗,他選擇研究相關主題、寫下這本書我覺得相當有意義。1903年隨雙親渡台,真杉靜枝(1900~1955)為非婚女,誕生於日本福井縣。1921年因為逃婚又從台灣回日本,投靠大阪的外祖母。從此擔任每日新聞記者。至1927登上文壇並且成為武者小路實篤的愛人。

從35歲開始,她描寫台灣共同體中女性生活的作品。自傳式私小說《女兒》與《某個女人的平》,台灣成為愛恨交錯(ambivalent)的記號,想逃離卻無法割捨。因為真杉父母為台灣渡來者,意味著屬於日本內地被邊緣化的「敗者集團」-包括經濟上、以及社會階層上都如此。

台灣殖民地文學圍繞武者小路實篤、中村平地和真杉之間,她與前兩位都有婚戀糾葛。前者從人道的立場對「噍吧哖事件」多次為文表達同情、關心及憤怒,甚至以戱曲作品表現;後者對「牡丹事件」書寫《長耳國漂流記》。吳佩珍在「殖民史?羅曼史?」一章中有詳細的說明。

創作《南方的語言》靜枝成為真杉「台灣文學」的代言人。書中描述木花村子認為日語漸漸流利的丈夫李金史,己經與「日本人」相去不遠了,感受到表明自己是「日本人」身份的日子越來越近。兩人雖然因愛而結合,但仍無法逃脫殖民者對被殖民者的力學關係,這兩者的相對構造永遠存在。結尾部份突然爆出「幹你娘!」這句經典台灣話,不僅訴盡李金史對老母猝死的悲痛,也凸顯改造身份認同與種族的不可能。

語文與身份認同,比較呂若赫台灣文學作品「月光光」有異曲同功之妙。若與陳舜臣、李永平等文化認同,尚有若干差異。

可惜,英才、好作品卻因為她與武者小路實篤、中村平地及中山義秀等文人的婚戀關係,在日本文壇被冠以「性墮落者」、甚至「惡女」的形象,實在非常不公平。

最後作者借助真杉前夫致詞,感慨真杉與田村俊子一起躺在東慶寺中。這座七百多年歷史,又名「絕緣寺」,它是七條時宗的妻子覺山尼為救濟、收容因受丈夫凌虐而走頭無路的女性所設。善哉!

一本值得珍藏、一讀再讀、深度了解的好書。甚至讓我有一股衝動,要不要再強化日文水準,直接看真杉的原文書?

延伸閱讀
月光光-台灣文學賞析
1915噍吧哖事件
台灣與東亞叢刊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