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17, 2019

畢卡索的愛情、婚姻與創作-七個繆斯女神


畢卡索一生中追求並「探索」過無數的女性。除了元配、再婚之外,史料上最出名的七個畢卡索的「繆斯女神」。

畢卡索像「魔王」、像「吸血鬼」一樣,駕馭她們、吸吮她們的精華,然後不斷的創作。把她們的靈魂釘在畫布上,轉化成一幅幅的作品,待到她們芳華枯竭時,再把她們拋棄。

每個離開他的女人都像被「咀咒」過一樣「失魂」,後景淒涼,即使是他最後一個「守護者」傑奎琳,也在畢卡索過世後,于1986年舉槍自殺。

其中唯一例外的是佛蘭科娃·西洛女士,她是一個可敬的女性,畢卡索説她是「能說 “不”的女人」The woman who said no 。她和畢卡索同居九年多,替他生兩個孩子,最後毅然決然地帶兩個男孩離開他,開創屬於自己輝煌的事業,出版了一本創銷書 「我和畢卡索的情史」'My love affair with Pablo Picasso',而且她再嫁給一個我很景仰的,「人道主義者」醫生科學家,也就是發明小兒麻痺疫苗的沙克醫生 Jonas Edward Salk 。

另一個插曲,守住畢卡索遺產的戰爭:在畢卡索過世的葬禮,依然守著畢卡索棺木的「三頭猛犬」傑奎琳,她把宅第大門緊鎖,不讓西洛生的兩個孩子進門弔唁他們的父親,為的是怕他們來分畢卡索的遺產。傑奎琳最後還是熬不過沒有畢卡索的日子,自殺到冥府繼續去守護她的「魔王」。他和愛因斯場的受情與婚姻有何異同呢?進一步點閱如下: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