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22, 2019

美日安保體制與日本角色的變化

美日保安體制下,日本防衛政策從「消極防衛」政策轉變為「積極防衛」政策。2014年進一步「防衛裝備移轉三原則」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則。表面上「有條件限制」武器及相關技術出口,事實上卻是放寬「武器出口」,玩弄文字遊戲。

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日本一直是美國東亞戰略的重要部分。1952年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between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使日本至今依然是美國在亞太區域最重要的盟友,與南韓、澳洲、菲律賓及泰國組成「五國陣營」。

1990年代是冷戰後日本政府在「美日安保」體制下,加強同盟關係的具體政策與作為。1997年透過「防衛指針」的制訂及「戰區飛彈防衛體系」的建構,以及「恐怖主義對策關聯三法」(反恐特別措施法)、《自衛隊法修正案》、《日本相互提供物品及勞務修訂法》。此三項法律使日本自衛隊可扮演自二戰以來最積極的國際角色,也使日本防衛政策從過去「消極防衛」政策轉變為「積極防衛」政策。

日本對中國崛起的反應就是向美國靠攏。1997年及2005年,日美雙方達成日本本土以外地區遭受攻擊時,彼此因應衝突時的合作共識。日本因應衝突的規模必須在其憲法規範的範圍內。2005年日本曾表示,期盼臺海兩岸的問題以和平的方式解決,似乎向北京透露出一則訊息:若北京企圖對臺使用武力,將有可能承擔來自美國與日本的共同回應。

「中國崛起」及「北韓核意圖」不確定性是日本親美聯盟最重要的驅動器。軍事上,迅速批准對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軍事行動提出協助,明顯地是日本象徵性的決定。這個親美的關係也在日本本土顯現,包括雙方進行飛彈防禦系統聯合開發和部署的合作計畫,以重組其在亞洲的勢力。增加美國在日本的軍隊駐紮,以及美軍部署到日本更顯著的指揮機構。

2014年日本進一步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防衛裝備移轉三原則」取代。除了 激化民情,也同時強化安倍政權。從以上的蛛絲馬可以嗅出,日本己經改變了自二戰以來「自我節制軍事擴張的消極角色,轉為積極參與。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