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6, 2019

美國第一位「太平洋總統」-歐巴馬

倡議「重返亞洲」,美國第一位「太平洋總統」是歐巴馬。從他的背景、外交政策,以及對中東、歐洲、東亞未來,甚至對中國的崛起都有獨特的看法。我們進一步加以分析。

首先他倡議「重返亞洲」(pivot-to-Asia)政策。在上台不久劍及履及,進而落實他個人對亞太地區的信念與價值。 對他來說,亞洲代表著未來,比非洲及拉 丁美洲值得更多的重視。歐洲是為了全球穩定而需要美國支持;中東地區則是需極力避免涉入的區域—受惠於美國的能源革命。以往中東地區挾能源大國自居,未來對美國經濟將很快地變為舉無輕重(negligible relevance)。

從出生背景來看,迥異於以盎格魯薩克遜白人為主的美國政治領導菁英,他具有肯亞父親、而出生於非美國本土 的夏威夷州的第一位美國非洲裔總統;加上童年時期曾經隨著父親在東南亞的印尼居住過四年,歐巴馬對亞太地區有較為親密的感結。所以上台不久,他即自詡為美國第一位太平洋總統(America’s first Pacific president),不僅承認亞太的經歷形塑他的世界觀,亦明確表示在政策上 將致力於重新建立的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

在美國外交政策上,中東地區複雜糾葛的情勢, 往往成為美國總統不得不關切的重要課題。然而,歷經漫長的反恐戰爭下當選的歐巴馬,不諱言他厭惡美 國屢次被捲入中東戰亂的情勢,並不願意讓美國再度被捲入任何中東戰火。特別是2011年美國在利比亞進行軍事干預失敗後,更增加歐巴馬距絕在中東地區輕易用兵的信念。

對中國崛起有獨特的看法,儘管許多人批評歐巴馬在面對中國時不夠強硬, 但他表示:「相較於一個衰弱、備感威脅的中國,與一個成功而崛起中的中國,前者更令我們擔憂。」充份展現偉大的領袖氣質。

當被問到「未來對美國最重大挑戰將是哪個國家?」他說:「從傳統的大國關係而言,我認為美中關係將是最為關鍵的。倘若我們掌握正確,而中國 持續和平崛起,則我們將會有個在能力上成長且與我 們一同分擔維持世界秩序之重擔與責任的伙伴。」

他繼續說:「假如中國失敗或無法維持滿足其人民的發展期待,則其將訴諸民族主義。倘若中國從區域勢力範圍 的角度來理解世界,則我們將不僅可預見美中衝突的 潛在可能,我們也將發現會遭遇更多困難來處理這些 未來的其他挑戰。」善哉斯言也!


延伸閱讀
# 美國十二總統傳- America Ceasars
資料來源- 
歐巴馬主義與美國亞太政策(交大助理教授 邱奕宏)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