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30, 2016

對政治領袖無情是偉大民族的標誌

邱吉爾1945年七月說出一句名言「對政治領袖無情是偉大民族的標誌(象徵)。」(Ingratitude towards their great men is the mark of strong peoples.)

二戰期間,邱吉爾率領英軍和同盟國軍隊力抗德國,最後反敗為勝。不過,戰時擔任首相的邱吉爾個人成就輝煌,並未換來民眾對所屬保守黨的支持,泰晤士報在一九四五年大選前已成功預測工黨將在選後執政。

面對可能的敗選,邱吉爾以「酒店關門時我就走」(I leave when the pub closes.)表達心情。陳水扁台北市長連任失利時曾借用:「對進步的團隊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其實這句話出自歷史學家普魯塔克。


另外,行政院長吳敦義「酒店關門時我就走」這句話,就是語出英國故首相邱吉爾,他在二次大戰後以此語表現出對於宦海浮沉的豁然大度。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