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0, 2016

莎翁聲名遠播歸功於方言掘起

21世紀,除了英國國家、文化機構及民間團體的努力之外,十七世紀方言掘起、英文變為顯赫的世界性「帝國式的語言」,沙翁才有機會從籍籍無名轉變成舉世聞名的作家。

細部區分,主要起因於獨霸歐洲的拉丁語式微、「印刷資本主義」雷厲風行。

首先是拉丁文的式微。根據費柏赫(Febvre)和馬坦(Martin)的估計,1500年前出版的書籍有77%是用拉丁文寫的。這也意味著其他23%是用方言寫的。

在1501年巴黎印行的88個版本的書籍中,祗有8個版不是用拉殅文寫的。到了1575年之後,法文版的書籍恒佔多數。雖然在反宗教改革期間,拉丁文曾娙有短暫的復興,但拉丁文的霸權已亡。稍後,拉丁文快速地喪失了作為全歐洲上層知識階的語言地位。

接著方言露出屬光。十七世紀時,霍布斯(1588-1678)因為使用真理語言寫作而享譽歐洲大陸,而莎士比亞(1564-1616)卻因方言寫作而聲名不聞於英倫海峽彼岸。兩百年後英語變成最顯赫的「帝國式的語言」,莎翁因而聲名遠播。

約略同年代的笛卡兒(1596-1650)和巴斯卡(1623-1662)多以拉丁文書寫信簡,但伏爾泰(1694-1778)則完全使用通信方言。1640年以後,以拉丁文書寫的新書日漸減少,方言著作則與日俱增。

資料來源- 想像的共同體(p.56)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