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18, 2018

中西文化的競合-楊振寧諾貝爾獎晚宴演說
(#21/28)

我是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共同產物!」楊振寧在1945年考取赴美公費留學生,讓他成為美國庚子賠款兩大興學方案的雙重受惠者。他在1856與李政道連袂榮諾貝爾物理獎。1957年十月七日楊氏在諾貝爾獎晚宴上發表了演說,親口說出上述一段話。並以義和團、庚子賠款、和諾貝爾獎得主見証中西文化的競合,內容相當精彩。演說中文及局部稿摘要如下:

「諾貝爾奬基金會創立於西元1901年,創立當年發生了另外一件具有重大意義的歷史事件。此事件對我個人有關鍵性的影響,同時也造就我,讓我能夠參與1957年的諾貝爾盛會。

在上世紀後半期,西方文明與經濟擴張所產生的衝擊,為中國帶來極為嚴重的衝突。每個人都在爭論中國到底應該接受多少西方文明。然而,在爭論尚無定論之前,理性的情緒屈服,宣稱可以用肉身來抵擋新式武器的義和團在1890年代出現,他們以愚昧無知的方式對抗在中國的西方人,招致許多歐洲國家以及美國軍隊在1900年時進駐北京,此事後來稱為「義和團運動」。

無論中外都以野蠻屠光與無恥掠奪來形容此次事件。事後分析,此事件始肇於驕傲的中國人,因而西方國家不斷壓迫與內部腐敗所產生的挫敗感的情緒發洩。在歷史上也把義和團運動視為中國該接受多少西方文明一事的沈澱。

此戰爭於1901落幕,辛丑條約簽署,除了其他條款之外,此條約還規定中國必須賠償案所有強權五億銀兩(庚子賠款),當時這筆賠款金額是難以想像的天文數字。

大約十年後,美國決定把他們所分配到的庚子賠款退還給中國,並用此筆款項成立基金,一筆用資助清華大學、一筆當成赴美留學生的奬學金,而我正好就是這兩項方案的受惠。

今天,能有這個榮幸在這𥚃與各位嘉賓講述這段故事的時候,我有很深的感觸,我是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共同產物,不只是從一個層面來說而已,包括這兩種文化的和諧與衝突。我想說,我以中國血統與中國背景為傲,一如我投身於現代科學般的深刻,這是起源於西方文明的一部份,也是我努力不懈,而且會持之以恒的奉獻。」


「The war ended in 1901 when a treat was signed. Among other things the treaty stipulated that China was to pay the powers the sum of  approximately 500 million ounces of silver a staggering  amount in those days . 

About ten ears later, in a typically American gesture , the U>S>, decided to return to China her  share of he sum. The money was used to set up a Fund which financed a University, the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a fellowship program for students to study in the U.S., I was a direct beneficiary of both two projects.

As I stand here today and tell you about these.I am hervy with an awareness of the fact that I am in mote than one sense a product of both the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inharmony and in conflict. I should like to say that I am as proud of my Chinese heritage and background as I am devote to modern science m a part of human civilization of Western origin, to which I have dedicated and I shall continue to dedicate my work.」

延伸閱讀
28篇經典演說學思考-李家同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