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11, 2018

個人的體驗-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1935- )出身日本愛媛縣多郡大瀨村的鄉下小孩,大學主修法文,作品受到歐美人士的歡迎。1994榮獲諾貝爾文學奬。因為作品中「存在著超越語言與文化的契機、嶄新的見解、充滿凝練形象的詩這種『變異的現實主義』,讓他回歸自我主題的強烈迷戀消除了語言等障礙」。有夠玄吧!


 1964年出版「個人的體驗」。這本書描寫主角「鳥」,他面對殘疾嬰兒出生,突然陷入道德困境,而直覺選擇了逃避。不但把嬰兒棄置於醫院,設法要讓新生兒衰弱而死。甚至跑去找他學生時代的戀人「火見子」重燃舊情愛,也相互慰藉恢復了「性趣」,也逐漸去除心魔,找回人生的道路。

透過小說裡殘疾兒的誕生,參照現實的嚴酷,映折現代心靈的慘澹。最後「鳥」走出自我的煉獄,決心勇敢肩負父親責任,和孩子一起堅韌地活下去。  

1994年榮獲諾貝爾文學奬。瑞典文學院認為,作者「通過寫作來驅魔,在自己創造的虛構世界裡挖剖個人經驗,成功描繪出人類的共通點。可以認為,這是成為腦殘疾兒子的父親以後才會寫出來的作品」。大江本人則表示:「隨著頭部異常的長子出世,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我覺得,無論是曾經受過的教育、人際關係,抑或迄今寫過的所有小說,都已無法繼續支撐自己。我努力重新站起來,進行工作療法,就這樣,我開始寫作《個人的體驗》。」

其實作者大江也密切關注廣島原爆受害者的遭遇和精神狀態、核輻射問題與畸形兒的誕生。《個人的體驗》直指無法拮抗的現實災厄與宿命僵局,如何開創一條續存的路?透過小說、苦尋人類拯救與再生契機的一份忠實紀錄。

名家講評向來是書商策略,提供兩則卓參。其一駱以軍|隔了半世紀,回頭再看《個人的體驗》,小說的藝術性、美感的痙攣和刺激仍是那麼新穎,它充滿對一個龐大的世界苦難的隱喻,以及對抗、被毆擊仆倒,比被醫療體系醫學話題判定為「怪物嬰孩」,更恐怖的什麼……。

其二邱振瑞(1961出生、台灣嘉義人)「他開放讀者透過其『個人的體驗』,重新定義虛無和死亡,重新審視自我存在的意義。這好比當你嚴肅地行走在絕谷的鋼索上,面對撲面而來的山風,必然有不同的體會,在這種情境下,它是死神之手的捉弄呢,還是如愛侶的輕吻?

書中對性愛的轉折、洗滌人生的描寫,相當深刻而逼真。這一段特別在P109-125之間,感覺如何?正如飲水,冷暖自知。淺嘗即止或深入閱讀?何不個人體驗一下!《日本文化/日本文學》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

對話-伊斯蘭與寛容的未來

改革伊斯蘭教己漸漸成為廿一世紀政治意識形態最重要的議題。本書對話坦誠、睿智且富有感情,尤其在涉及的思想與道德議題有最佳闡述。 這本書載錄 美國新無神論者 山姆 - 哈里斯 (Sam Harris) ,以及前 伊斯蘭極端份子 德 - 納瓦茲 M...